编者注: 这是CAPE创始人受邀在12.21 TEDxNingbo [回声]年度大会的演讲稿,在这里贴出来和大家分享,以期望和大家能够有一些思维的碰撞和共鸣。

1

让“青年发展”成为重要的社会议题

——兼谈个人成长与CAPE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故事

文/陈露

一、一个滑档生的屌丝处境

4

大家可能觉得我很光鲜,其实我就是个屌丝。

我来自四川南部的一个普通小镇,曾经参加过两次高考,第一次上了三本线,第二次上了二本线,最后录取的时候,却滑档到了专科学院的英语教育专业,从没想过自己会学习英语专业,当然,其实对其他专业也没概念,毕竟?#40092;?#20204;?#25512;?#20182;?#39029;?#20204;都说学金融,学会计好,好找工作,挣钱也多。

我没考上重本大学,也没有被金融和会计专业所录取,个子不高,长得又不帅,?#20849;?#30528;一口标准的川普,活脱脱一副屌丝气质。现在你们看见我能比较淡定地在这里分享,而大一时的我,对于未来,?#25104;?#20889;满的全是淡淡的忧伤。

因为是这样一个滑档生,也慢慢就感觉自己和很多重点大学录取的同学渐行渐远,内心觉得自己低人一等,面对什么一本生啊,研究生啊什么的,更不用说清华,北大的高材生了,因为社会早已经给我们贴上了标签。在还没开始进入知识海洋的探索以前,我们就被划分成了“高富帅”和“矮矬穷?#20445;?#39640;富帅可以做这做那,而矮矬穷呢,这个也不行,那个也不?#23567;?#37325;点本科的学生自然对应的分到高富帅的行列,而?#20197;?#23646;于那千千万万个矮矬穷当中的一个。

所以,大一的时候那叫一个迷茫!而进入大二、大三的时候,我开始思考我的处境,我的学习,究竟我的未来在哪里,尤其是我开始思考,我和重点大学学生的差异在哪里。

二、社会化学习与个人的成长

也在这个时候,我开始对互联网着迷,也很偶然地接触到有一个?#23567;?#25945;育大发现”的网络社区,并接触和了解到“社会化学习”的概念。教育大发现聚集了全国各地,甚至国内外关注教育技术专业发展的校内外人士,他们每天通过?#22987;?#32452;进行课题讨论,分享各种有意思的前瞻思想和学习方法,相互未必?#40092;叮?#31163;得也很远,但丝毫不影响他们互相学习和交流的热情,到今天为止,里面的绝大多数人我都没有见过面,但并不影响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。

在学校我只能听到?#40092;?#20204;的授课分享,偶尔再去去图书馆,而在这里,我可以看见大家思想的交流,我可以阅?#20102;?#20204;的博客,我也可以浏览他们推荐的文章,有时候?#19968;?#21487;以基于某个问题和一两个社区会员进行深度的沟通与交流。我忽然觉得,原来学习不一定只是在校园,我的学习对象也不只是我所在学校的几位?#40092;?#25110;者同学,无论我在哪里,也都不影响?#39029;?#39563;于知识的海洋。

看见这么一群人在做有意思的教育探索,我也加入其中,开始经营自己的博客,

也正因为此,让我意识到社区学习的价值,任何人的成长都不是一个孤立的故事,而是一群人的相互影响,没有故事是孤立存在的,社会提供了很多线索,虽然我们彼此很多人到目前都还没有见过面,但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内心里与他们产生互联,去了解他们说过什么,做过什么,如何思考,他们怎么?#21019;?#19968;些事情。 我希望听他们对很多东西的基本观察和思考。

如果我不?#19981;?#19968;个专业,那我可以换个感兴趣的专业学习,我学校没有?#40092;?#33021;教,我就去找其他能教我的?#40092;Γ?#25110;直接向行业一线从业者进行学习,如果我上不了清华北大,我也可以看清华北大、甚至哈佛斯坦福的教授们在关注什么,以及他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,我瞬间觉得有一种站在巨人肩膀上成长的感觉。

这也让我第一次很认真的来思考?#22909;?#26657;是什么,教育又是什么?我们每个人平时又怎么?#21019;?#27809;考上大学、或者没考上重点,名校的同学,从追名校追不上,那么反过来考虑,基础又是什么,怎么去掌握?我们自己是否有过看不起,亦或带着鄙夷的眼光去看那些比你考的?#20849;?#30340;学生。

正因为比较早地打破了传统教育的观念束缚,加上自己的社会化学习和实践探索, 我毕业的时候,在就业这个事情上面变得非常从容。我的第一份工作机会来?#20174;?#24494;博和目标公司CEO的互动,当初我给他看了我的个人博客,博?#22270;?#24405;了我的实践观察以及行动反思,今天这个社会博客比简历好使。我是哪个大学毕业的,我是什么学历毕业的,有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。后来拉我一起创业的哥们,也是我大学时?#40092;?#30340;网友,因为研究新?#25945;?#30475;了很多他的博客文章,站在他的肩膀上,直接带我进入了数字商业领域,今天社会非常?#35753;?#21644;新兴的行业。

我觉得,在互联网时代,只要思路和方法对了,每个屌丝都有逆袭的一天。?

我都可以,还有谁不可以呢?

  • 那有没有一天我们每一个青年都开始意识到:其实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,而?#19968;?#21487;以更精彩。我也在内心埋下了这个梦想的种子。

三、青年发展与CAPE全球青年实践网络

5

于是后来我和朋友发起了CAPE全球青年实践网络。也许有的人看到“全球青年实践网络”这个词,可能会觉得很大,很狂妄。

的确,有些梦想很具体,比如做某个产品,它可能一开始就是很小,而且很适合小而美。但我个人一开始就希望做一个国际化的青年,而且自己学英语,还自学计算机等,内在的就希望做一个国际化的青年。

我想,不只是我渴望了解更多元的世界,其实年轻人都希望在一个更开放和包容的环境下成长,而不是简单的受限自己,这是每个人都希望追求的东西。

事实上,国际化(或国际视野的培养)也并非遥不可及,也可以从我们身边开始。我从交这样的伙伴开始,国际化、全球化可能是内在的要求,但也是切实的,从身边开始的点滴行动,跟积极的朋友一一起相互学习,共同探索?#21462;?/p>

而我身边的AIESEC,这个已经拥有全球性网络的学生组织就是我就近切入的目标,他们每年送出几千名中国学生出国到世界各地去实习。

这个组织通过推动全球青年的交换交流?#21019;?#36827;各国的相互理解,以此来推动世界?#25512;劍?#32780;联系中国实际的情况,我和身边的小伙伴则看到了更多其他的隐形价值。

  • 从青年发展角度讲,青年需要世界视角,需要拥有国际观,世界视野;
  • 而从社会角度讲,对于世界的了解,我们目前只看到?#25945;?#21644;专家的只言片语,缺失年轻人一线的观察和声音;
  • 从知识教育角度来看,中国与世界经贸往来越密?#26657;?#20294;我们的教育?#20302;?#21364;很少有相关的内容,什么金砖五国,东盟国家,你又了解多少?
  • 从实践角度讲,我们看见很多青年组织和各种公益项目的低水平重复和徘徊,实践者都需要提升自己的视?#21834;?/li>

正是基于这些观察和反思,让我更加觉得创办一个全球性青年实践网络的价值,我也以?#19997;?#22987;进行了一系列的行动和尝试。

起初我是从周围的观察开始,先看周围有什么资源,进而观察和思考。我从身边入手,而不是从远方开始,反过来,在国内生活,不等于没有国际视野,身边就有一些希望探索世界的同学,青年。从他们身上,看到自身与世界的潜在联系,某种意义上,他们也带着你我的希望和世界的向往。

中山大学的Erica要去美国实习,我也想去。莹莹要去巴西,我也想去。这是最自然的想法,谁不想环?#38382;?#30028;呢?#28212;?#24819;你我和Erica,莹莹之间有什么样的潜在关系?

这个时候开始思考说可以邀请Erica和莹莹来分享她们各自出国的观察和思考,然后通过Ericia和莹莹,我又不?#20808;鲜?#26356;多的她们在国外?#40092;?#30340;朋友,同时?#19968;?#20102;一个礼拜时间自学开源软件建站,搭了一个很丑的网站,开始不断衍生,继续不断邀请美国的,日本的,巴西的,以色列的,非洲的留学生来参与分享,如果有一天,有100个国家,每个国家有5个中国年轻人参与这样的行动观察与反思,会怎么样?

随着分享的人开始变多起来,我又考虑更多的青年是否意识到这种潜在关系的价值,我们进一步考虑国内的分享活动和落地等问题。很多在国外的青年他们其实也很寂寞,他们也希望和更多人分享,Erica和莹莹回来其实也很想和大家交流,我们原本可以相互开展的交流,以前却很少,或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不仅仅是我们和Ericia和莹莹之间的,也包括我们相互之间的交流,尤其是不受地域和所处领域的限制。起初国内的青年是否有那么强烈的了解世界的渴望,我并不知道,我也只是在试探,包括我希望有更多同学和我一样来重新?#40092;?#23398;习和生活。

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做一次社会性公共邀约,希望找到和我有一样渴望的人,一起来探索和尝试,邀约更多的青年来参与到CAPE全球青年实践网络和这种行动中,我们首先是想,要跟这个时代那些比较活跃的,有超前意识的青年连接在一起,一起来倾听这个时代的脉搏,一起来感受我们想要的生活,包括我们向往的社会。

我们首先想的是一个基本的联系,同类人之间的联系,首先考虑的是寻找?#23601;?#36947;合的人,一起来交流和分享。我们希望首先倾听我们同龄人的声音,哪怕零星,琐碎,甚至?#24472;?#36208;板,那又有什么关系。我知道我们需要彼此倾听,我们更有向往,希望传递价值。仅此而已。

庆幸的是三年多以来,从我一个人开始倡导,到一群人的行动,透过青年们散落的故事分享,我们看到每个青年并非孤立的存在,而且已经有很多青年通过CAPE连接了起来,并?#19968;?#20110;这?#33267;?#25509;不断结出漂亮的花朵,如中南对话,DFC中国,活现?#37145;牽?#24494;学英语等,更多的青年可以加入这场社会化行动之中,你,我,我们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群体的协作去创造可能。

当然,我也希望有更多人参与到其中来观察,思考,行动与分享。

谢谢大家。

2014年12月21日

于宁波